双色球中红球5个蓝球多少钱呀:茶園山:歷史遺留的跫音
2019-04-18 17:31:53   來源:情在旅途   

红球跨度:23 www.tlzbu.icu  

汽車沿著一條逼仄的山路盤旋而上,彎彎曲曲指向白云深處。路邊青翠的草木撲入眼簾,春風柔和地吹拂著我們的臉龐。初識茶園山,是在網上看到的一部名叫《察院山之戀》的鄉愁微電影,我被影像中斑駁古舊的瓦房所吸引,由此產生了向往之情。清明節,本是回鄉祭祖的日子,奈何回家路途遙遠,也不忍負明媚的春光,便想出去走走。恰逢銅仁市攝影家李銘亨老師邀請,去茶園山拍攝采風。終于有機會,親身去感受茶園山,這歷史遺留下來的跫音了。

 

 

陽光從遼闊的天空漫撒下來,一道金色的瀑布懸掛在空中,從田野間飄來陣陣油菜花香,一路上純粹自然的風光令人心曠神怡。到達茶園山時,已是上午十點。我們下了車,剛從包里取出攝影器材,遠遠地就看見一個身穿淺黃色衣服的男子,站在大門口向我們招手。李老師說,那是我們此行的向導叫徐紹勇。從邁上第一步臺階開始,我的心就變得凝重起來。石階經歷500多年的風剝雨蝕,滲漏出些許歷史信息,從石頭縫間,一些淡綠色的苔痕悄然滋生。這光滑、略有殘缺的石階,被無數雙腳來回摩挲,留下足印和跫音,等待人們去走進茶園山,聆聽歷史的脈動和呼吸……

 

 

走到大門口,門匾上用粗黑的筆寫著東海堂三個大字。徐紹勇在門口擺好桌椅,招呼我們坐下,他從屋里端來茶水時,胳膊下夾著一摞書。徐紹勇向我們介紹徐氏家族與茶園山的文化淵源。根據徐氏珍貴的族譜記載,茶園山又原名察院山,由徐氏第五十九世祖在廣西按察使司任副使,將現屬地改名為察院山。光緒府志記載:“素愛茶園山莊,晚年移家居之。”該府志《地理》志則載:“山在城東二十里,一名察院山,前明按察司副使徐以暹別業。”徐氏先祖徐以暹為躲避吳三桂戰亂,帶家族遷至今離銅仁城區10公里的茶園山,開啟詩教耕讀之風后,經過17代傳承發展,創造了貴州乃至中國極為罕見的家族文化傳奇。聽著徐紹勇的介紹,我仿佛徜徉在歷史里久久地沒有走出來。

 

 

后來得知,徐紹勇是茶園山徐氏家族的第十七代傳承人,他肩負著傳承家族文化的重任。他說到家族文化時,眼神熠熠有光,引經據典,對古文化的史料信手拈來。徐宰六遷居銅仁,繁衍至今已17代人,前14代人皆以習文為主,幾乎人人能詩善文,詩詞格律工整,亦精于書畫。500多年的歷史,徐家人才輩出,能詩者有近一百八十人,徐訚、徐奭雙峰并峙,在清朝初年以詩文翹楚中原;會試第六十二名進士、殿試二甲第六名翰林的徐如澍主編《銅仁府志》,參與《四庫全書》的修編工程;徐楘選輯貴州開省以來第一部詩歌總集《全黔詩萃》;許韻蘭是貴州歷史上最早刊行詩集的女詩人。

 


 

 

聆聽完歷史,徐紹勇帶我們去參觀屋里的院落。進門便看到陽光潑灑出無數道光影,剛刷的新油漆掩飾不住板壁的古舊與斑駁,地上散亂地鋪砌著青石板,或長或短,像一首首極具韻律的古詩詞。樓閣之間的木質板壁上,落滿了厚厚的塵埃,顯得古老而又滄桑。來到院子中,一些微小的植物從石板間探出頭來,隨風輕晃,在陽光的撫慰下,漸漸地招展出自己淡綠的手掌。

 


 

 

在一處石凳前,我看到上面雕刻著奇怪的圖案,便向徐紹勇請教那圖案的寓意。他讓我仔細看圖案紋理,經仔細辨認,上面雕刻的花紋像是一頭羊。徐紹勇說徐氏家族幾經戰亂逃避于此,石凳上的羊寓意三陽開泰,即祈求好運降臨的意思。目光沿著板壁向上,板壁上鑲嵌著精致的窗群,除了被煙塵覆蓋顯現一片黝黑外,窗子還算保存的完整?;蛐碚蛭柙吧澆煌ū杖?,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才讓這些鑲嵌著歷史刻度的窗群,得以完整地保留下來。伸手去擦拭上面的灰塵,生澀的煙灰在陽光中舞動,透過細細的顆??垂牌擁穆シ?,歷史的形象更加立體了。臨院子的一面門板,為了響應新農村建設的政策,覆蓋在板壁表面的黝黑污垢已被刮去,板壁上涂滿了新的油漆。院子邊的土墻上殘留著被整修的余韻,以至于看不見垮塌的痕跡。

 

 

穿行在茶園山的巷子中,走進一段悠久的歷史里,石墻、板壁上的雕花鏤窗,密質的細紋顯出時間深處的匠心獨運。出了門,沿著一臺臺石階往上走,出現一道門,門匾上寫著景山第。此時陽光正充盈,照在地上形成陰暗分明的線條。穿著紅肚兜的大公雞,從石階上走下來,知趣地跳到路邊上的石墻,為我們讓路?;蛐砟侵淮蠊τ械憔迮巒餿?,在這里生活久了,害怕別人去驚擾它寧靜的生活。我看見它的雙腳顯得無比躊躇,幾次從門口探出身子來瞅一眼,然后又躲在門檻后面,這次它終于鼓起勇氣了,大搖大擺地從上往下走。我們手里拿著相機,不停地按下快門,想將歷史遺留下來的石墻不遺漏地框進相機里。

 


 


 

過了那道寫著景山第的門,佇立在眼前的是兩棵古槐樹,一高一低,枝頭正在抽芽。徐紹勇向我們介紹道,此處原本有三棵槐樹,由徐家祖先徐鎮所栽,當年徐鎮在云南做官,退休時帶回三棵槐樹栽種茶園山。據《周禮·周官·朝士》記載:“朝士掌建邦外朝之法,面三槐,三公位焉。”門前栽三棵槐樹,叫三槐堂,寓意子孫位列三公,將來可做國家棟梁。

 

槐樹經歷了400多年,還在抽枝發芽。風吹動那些蒼老的枝條時,如傾訴,似吟唱,歷史的跫音一遍遍在我們的耳畔回蕩。時光像碎銀,嘩嘩流逝。徐紹勇帶領我們參觀徐氏家族的文化展堂,板壁上掛著許多幅牌匾,一串串文字,被裝裱起來。徐氏家族的文化脈絡,像一個人身體里的血脈,看似雜亂無章,卻又條理清晰。堂屋里掛著徐氏家訓,通過家訓我們可以看出徐氏家族有著嚴謹的家風,還能聯想到這個家族文化興盛的緣由。偏房中,保留著耕作的工具,犁鏵、蓑衣、鋤頭……

 


 

 

我能叫出那些農用工具的名字,得益于童年勞動時的記憶。簸箕,鐮刀,背篼……叫著這些熟悉的舊物,像叫著童年的玩伴,聲腔里自然帶著親切的意味,忍不住想要去撫摸。我喜歡去古鎮、古村落游玩的原因,是在旅途中遇見的一些事物能給我帶來質樸的感動,那種感動是最純粹的,不摻雜一絲功利。像此刻,站在茶園山這間偏屋里,陽光從窗欞鉆進來,照射在厚厚的灰塵上,陰暗的地方得到光的普照,變得生動起來。蜘蛛慢條斯理地織網,它不去理會俗世的喧囂,完全沉浸在游走的樂趣之中。

 

 

危峰高矗立,俯瞰白云流。

霧重晴凝雨,山寒夏亦秋。

松篁兼石吼,猿鶴逐人游。

轉憶逃秦日,蕭蕭木葉愁。

——(宋)徐奭

 

天地高闊,云影舒卷。在這美好的春光里,我們全然不知時光的流逝。走在灰樸的石板路上,鞋底沾滿了苔痕,看著古色古香的木房青瓦,瞬間就產生了一種與世無爭的想法。在一處房屋后面,擺放著柴火、曬天、畚箕、扁擔……觸景生情,我漸漸生出一股酸楚的暖意,對舊日的情景充滿了無限的追憶和想象。仿佛回到了故鄉,從瓦片間裊裊升起一縷炊煙,母親一遍遍喚著我的乳名??醋叛矍暗囊磺?,充滿著飽實的人間煙火味。

 


 

 

往高處走,房屋的格局就能盡收眼底。瓦房一片連著一片,縱橫交錯,在微風吹拂下,樹葉映在地上的影子斑駁陸離,像一幅未完工的水墨畫。在一處院壩里,遇見一位老人坐在堂屋門口曬太陽。我們走上前去問她的歲數,老奶奶回答說今年90歲了。對此我感到非常詫異,老奶奶90高齡,仍然能清晰地聽到我們的問話。徐紹勇說她平時還做一些活路。我看著院壩邊散亂地擺放著木頭,一把生了銹的斧頭,橫躺在柴木上。若非親眼所見,誰會想到90歲高齡的老奶奶還能劈柴做飯呢?她臉上密布著皺紋,時不時露出祥和的笑容。茶園山空氣清新,氣候適宜人居住。徐奭曾經寫過一首詩《茶園山文化綜述》,“危峰高矗立,俯瞰白云流。霧重晴凝雨,山寒夏亦秋。松篁兼石吼,猿鶴逐人游。轉憶逃秦日,蕭蕭木葉愁。”從這首詩中,我們可以看出茶園山的地理環境,充滿著柔美情調而又有雄居山巔的恢宏之勢。

 

 

茶園山的青石古巷,青磚青瓦,依山順勢,層疊而上;房屋坐東朝西,背靠山林,錯落有致;時值春季,百花競相開放,縷縷清香縈繞在空氣中,惹得蜂蝶流連忘返。來到一處房屋,徐哥說此處是以前私塾的遺址,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一座有著二層樓的木房出現在眼前。二樓上的欄桿和窗欞上還掛著舊時的風景,但一切顯得很落寂。一樓的門窗已遺失。用篾頭編制的門,遮擋不住歷史的風雨。當初徐家歷史上那些文人,大多數從這私塾開始受到教育的啟蒙,然后以讀入仕,又以仕助讀興教,以此形成良好氛圍和發展遞進序列。

 

 

徐紹勇因家中來客人,先行離開,我和李老師沿著古巷子繼續走。此時太陽正在我們頭頂上漫步,我們用鏡頭記錄著這個美麗的地方,一組組風景風情就像一幀幀意境絕美的畫。在這里,會讓人產生眷念鄉土的味道,勤勞的農婦頭上戴著斗笠,肩膀扛著鋤頭,這是田園牧歌式的生活。人們以淳樸的忠厚,在茶園山這片豐沃的土地上哺育著,繁衍著,生息著。房屋上炊煙裊繞,老人正出早工回來,大娘坐在屋里用簸箕篩綠豆,細密的像翡翠一樣的圓珠子,隨著她肩膀的抖動,在簸箕里翻來滾去。她嫻熟的動作,讓我想到了自己的母親。

 

 

和大多數鄉村相比,茶園山除了有濃厚的家族文化以外,難能可貴的是這里還保留著原始的農耕方式。時值清明節,回鄉祭祖的人絡繹不絕。在茶園山隨處可見,詩意生活的圖景,老母雞護著一群小雞啄食,一幅溫馨動人的畫卷徐徐展開;貓睡醒后,趴在一捆柴火上慵懶地舒展著自己的腰身,這一幕顯得滑稽又可愛;矮墻上一盆仙人掌熱烈地生長,不管多貧瘠的土地,它們只需要一小抔土就能夠養活自己。歷史的跫音,在木樓、石墻、農具、窗欞上回響。而這里又是寧靜祥和的,人們自給自足,與世無爭。

 


 

 

臨近下午一點,我們才從寨上走出來,站在公路邊,我們看著湛藍的天空漂浮著淡淡的白云。不時有下地的農民,從大門口走出來。有牽馬者,頭戴一頂紅色帽子,手杵著一根清翠的竹竿,馬被一根繩索牽引著緊跟其后。我們就這樣遠遠地望著,他把馬牽到溪邊飲水,柔軟的柳枝在空中隨風微微地搖曳。田埂上,有人肩上挑著扁擔,扁擔兩邊懸掛著兩只桶,不知道什么東西在桶里晃動,撞擊著桶壁。一串串悠揚的鄉間小調,在春風的吹送中傳來,一切顯得那么愜意悠然。一個母親牽著女兒的手,慢慢地走下臺階?;叵緙雷嫻吶?,手捧著菊花,走在石巷子里,像一道新的靚麗的風景。

 



 

在公路上,一位老人肩上扛著數根竹子,慢悠悠地向我們走來,滿臉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一見面,他就問我們吃飯了沒?如果沒有吃就去他家吃。質樸的鄉音中,表現出茶園山人的熱情好客。我們婉拒了他的邀請,準備沿著公路再去拍點照片。在溪邊發現一顆槐樹,倒伏著生長,身子幾乎貼近了地面。枝頭生命的盎然與肢體的荒涼極不相符,我們在樹旁拍照,太陽的光影斜斜地照射在臉上?;莘縝邇?,時光凝滯不前,從城市帶來的雜念蕩然無存。

 


 

 

茶園山四面皆被樹叢環繞,公路曲曲繞繞,菜園里的油菜花燦爛如錦,蒜苗的葉子從郁青到墨綠,凋謝后的桃花露出一副慘淡的面容。菜園邊,有幾捆綁扎好的竹子依靠著樹干,像長途跋涉的人,走累了停下來歇息一樣。我們俯視著村寨,清明節的太陽,用祥瑞的光暈輕輕地覆蓋著茶園山,給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心中注入一份溫暖。

 


 

 

公路沿邊,有一處水井,清澈的泉水汩汩往外流淌,我在想那一泓泉水,肯定是茶園山歷史的見證者。有水源,才會有人居住,這口井肯定用甘甜的乳汁哺育過徐氏人和過往的來客。大山深處,藏著這么詩意的村寨,外界人很難知道。李老師用航拍拍的照片,像一塊碩大的拼圖,那是人和自然共同完成的創意。

 

 

茶園山聚集著青瓦木房,掩映于綠樹叢林,處處散發著濃濃的人文氣息。我們從寨子的邊緣再次進寨,看見木樓上蜜蜂飛竄,來來回回地搬運花粉,一派和諧繁榮的景象。倒是偌大的房屋,沒有人常年的居住,顯得無比空蕩。

 


 

 

對茶園山的造訪就以這樣緬懷的方式結束,如若他日還有機會,我還愿意去茶園山走一遭。再看看青瓦木屋,苔痕青青的石階,庭院中的古舊泥墻,板壁上雕花鏤窗。(南飛鳶/文 李銘亨/攝)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碧江境內發現明代建筑遺址
下一篇:江口:全域旅游帶動農民增收致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