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红球跟一个篮球:貴山貴水中,藏著世界茶葉的“鼻祖”
2019-03-19 15:25:00   來源:人民網   

一一貴州,一粒古茶籽化石和千棵古茶樹的故事

红球跨度:23 www.tlzbu.icu  

穿越時空的化石

 

在云蒸霧繞的貴州大山深處,盧其明顧不上擦拭額頭細密的汗珠,把一粒小小的石頭捧在手心。這顆小石頭,將世界茶歷史向前推進了100萬年以上,終止了對茶樹起源地在中國或印度的爭論。

 


2014年湄潭晨韻中的湄潭翠芽茶 周訪華 攝

 

這是1980年7月13日,就職于貴州省晴隆縣農業局的盧其明在該縣西部云頭大山發現茶籽化石一塊,經中國科學院地化所和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鑒定,確認為四球茶籽化石,距今至少已有100萬年,是世界上發現最古老的茶籽化石。

 

專家在研究中發現這塊化石茶籽共有三粒,其中有兩粒發育正常,一粒發育不全,但亦有明顯的種臍存在。

 

1988年經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貴陽地球物理化學研究所專家現場勘探調查,認定為新生代第三紀四球茶茶籽化石。

 

這證明了人類文明出現以前,古茶樹就自然生長在貴州的崇山峻嶺中,看日升月落,草長鶯飛;聽蟬噪蛙鳴、風聲鳥聲;再歷經人事紛紛,生生不息。

 

古茶樹

 

貴州山水資源極為豐富,山生嵐,水生風,“嫩芽香且靈,吾謂草中英”的“東方樹葉”把根落在了這片風云際會的土地,并從這里開始走向世界,風靡全球。

 

會講故事的茶籽

 

鄉村茶園 楊懷平 攝

 

在中國人的文化觀念里,石頭是一種極為特殊的物品,化石當然也是,像時間的貯存器,是瞬息萬變的時間之物中較為恒定的標識物,可以瞬時復活全部的歷史記憶。

 

與此同時,石頭還具有某種神奇的敘述功能。無論開創夏朝的大禹,還是一統江山的秦始皇,都要把自己的豐功偉績以鐫刻的方式貫注到石頭里。晴隆的古茶籽化石同樣如此,靜守百萬年滄海桑田,成為世界茶文化起源最有力的物證。

 

貴州的古茶園深處,群山相繆,空翠入戶,庭桂盛發,清風遞香。至今仍依稀可見的鹽茶古道,隱于其中。

 

作者曾在探尋古道遺跡時,看見厚石條中斑駁的馬蹄凹印。很難想象,是何種力量驅使大山里的居民,日復一日,數千年來在同一條路線奔波,于厚石上留下深痕?

 

2014年手工制茶茶藝 周訪華 攝

 

古人對貴州茶葉的追捧,由此窺豹一斑。

 

在漫長的人類文明發展史中,許多大自然的饋贈之物都會被賦予同生命、歲月、情感之間的神秘聯系,諸如風花雪月、梅蘭竹菊,茶葉在這些饋贈之物中,尤為特殊。

 

不知是怎樣的機緣,發現了這神奇樹葉的特殊味道,這種味道一經產生,就讓人依賴,讓人眷戀。它不能果腹,卻能包裹心靈。

 

貴州茶之美,不是奢華,不簡單與金錢等值,而是一種觀念,一種對生命的態度,正謂“食罷一覺睡,起來兩碗茶; 舉頭看日影,已復西南斜; 樂人惜日促,憂人厭年賒; 無憂無樂者,長短任生涯。”

 

幾千年來,隨著人類活動范圍的不斷擴大和人們對茶葉價值的認識,茶產業不斷得到了大發展,從而推動茶樹種植范圍的不斷擴大,而非茶樹原始的自然分布狀態。茶葉亦逐漸成為全世界人民追逐的必需品之一。

 

品茶 王彤 攝

 

1785年8月17日,第一任美國總統華盛頓托到中國的商船為他采購的清單里就有“一盒散裝上等熙春茶”,熙春就是綠茶。為了換來茶葉,剛誕生的美國只有毛皮可以拿得出手,電影《荒野獵人》里火爆的毛皮生意極為震撼,很少有人知道,爭搶毛皮,為的就是到中國換綠茶。

 

茶籽化石的發現,從一個側面證實:世界之茶,源自中國;中國之茶,始于貴州。貴州這片神奇的土地,演繹了豐富多彩的中國茶文化和世界茶文化。

 

生生不息的傳承

幸福老倆口 林明 攝

 

百萬年前的古茶籽化石,仿佛通過幽深的時空隧道,在低緯度、高海拔、寡日照、多云霧、無污染的貴州大地上播種、醞釀、發酵。

 

遵義茶業 盧祖文 攝

 

最近的科考數據顯示,貴州具有一定規模(1000畝以上)相對集中連片的古茶園達18處。200年以上的古茶樹15萬株以上,其中千年以上的古茶樹萬余株,在國內極為罕見。經有關部門考察,貴州境內有各種類型的茶樹品種資源就達600余種,千年以上的古茶樹近千株,最大的古茶樹直徑約170-180厘米,在國內極為罕見,是我國保存茶樹品種資源最豐富的省份之一。

 

有人說過,沒有茶香的歷史將變得無趣而乏味,甚至會缺失很多指向真理的交談與思考。2017年8月3日,貴州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通過了《貴州省古茶樹?;ぬ趵?,將有越來越多被?;?、馴化、培育出來的貴州古茶流向市場,沁人心脾,余韻雋永。

 

普安大葉茶 李林 攝

 

野泉煙火白云間,坐飲香茶愛此山。在克服了大多植物于漫長歲月中播種、生長、成熟和死亡的輪回后,貴州古茶將在時間中長存,且愈久彌醇,愈久彌香。(劉流 申歆)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我市開展博物館和文物建筑消防安全大檢查
下一篇:全市藝術創作工作座談會召開

分享到: 收藏
pk10安卓版软件下载 ag不同平台有时间差吗 熊猫麻将游戏官方下载 福建时时网 北京塞车开奖结果 大小单双倍投规律 欢乐斗地主免费版 欢乐生肖是官方彩吗 彩票免费永久工人计划软件手机 百人炸金花怎么制作 pk10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双色球胆拖复式投注和中奖查询表 皇家pk10计划软件 足球分析推荐 彩票自动打印系统 下载最新棋牌游戏